绥芬河网—有内涵的信息港
首页 | 绥芬河 | 评论 | BBS | 财经 | 房产 | 求医 | 健康 | 汽车 | 家电 | 教育 | ITV | 理财 | 旅游| 关注 | 社保 | 游戏 | 网址导航 | 新农村 | 新势力报 | 3G版
家居 | 婚嫁 | 绥芬河 | 返利| 文化 | 少儿 | 车讯 | 听闻| 体育 | 社会 | 法制 | 民声 | 亲子 | 票务 | I T | 招聘 | 棋牌 | 3 G商 都 | 民生报 | 官方微博 | 吐槽
首页 > 绥芬河>>小伙献血197次获“献血状元”称号被骂神经病

小伙献血197次获“献血状元”称号被骂神经病

来源:
原标题:小伙15年献血197次 被人误解是“神经病”

  北京小伙子郝伦因其献血197次被誉为“献血状元”,也因献血而在求职和择偶时屡屡被拒,陷入困境与无奈。

  郝伦的人生骄傲,便是他身上曾为献血被扎过的197个针眼,在过去的15年里,他献全血10600毫升,成分血144个治疗量,如果将他所献过的成分血换算成全血,那么在15年里,这个有些腼腆的北京男孩,累计献血125800毫升,相当于28个成年人的全部血量。

  这个曾获颁全国无偿献血金奖的男孩,其实还有另一面令人心酸的人生。因为献血,他曾经有近八年时间处于失业状态,因为献血,至今没有女孩愿意与34岁的他交往,因为献血,他曾遭遇奚落,遭遇不理解,一个人孤独面对无奈与彷徨。

  我知道血能救命

  郝伦的身高超过一米八,头发剪到紧贴头皮,但说起话来却轻声细语。34岁的他正值壮年,惟一的娱乐却是像北京的老人们一样吃过饭出去遛弯;这个老“献血状元”今年已经参加过几十次活动,但是说话时眼神不会直视对方,显得很羞赧。

  14岁时的家庭变故改变了郝伦的人生轨迹。他的二伯父罹患癌症,最后一段日子一直在靠输血维持生命。“血能救命”,这四个字刻进了郝伦的生命。

  郝伦仍然非常清楚地记着他第一次献血的时间、地点和献血量:1997年6月21日,在北京公主坟的采血车上献了200毫升。

  就在那一天,一位心细的医生发现了这个犹豫不决的年轻人,鼓励他上了车。郝伦没有想到,这一献,就坚持了15年,12万毫升。但当时,兴奋至极的他竟然不敢把事情告诉父母,回家后把获赠的献血纪念币埋在花盆里,证书就藏在床底下,睡觉时才拿出来欣赏一番。

  后来,郝伦的献血证越来越多。在1999年,21岁的他获得了“献血状元”的荣誉称号。如今,他仍然坚持每14天献一次成分血这几乎是献成分血的最小间隔时间。

  那些从血管里缓缓流出的血液也为他带来了诸多的荣誉。“第四块‘无偿献血奉献奖金质奖章’正在申报当中。”郝伦说到这个的时候言语中透露出自豪。除了4块金质奖章,他还获得过全国无偿献血促进奖、北京红十字会颁发的“博爱奖章”等,当然,还有厚厚的一摞无偿献血证书。但他从来不敢把这些荣誉和父母分享,“他们并不赞成我这样频繁地献血。”

  2001年,郝伦从一次关爱艾滋病患者的活动中了解到,很多艾滋病人是因非法卖血和输入不安全导致血液感染的。“我认为我应当多做一些事情。”2002年艾滋病宣传日当天,郝伦找到了北京市专门负责接诊艾滋病人的佑安医院,成为一名艾滋病志愿者。

  我没有神经病

  “我名字叫郝伦,但是好事极少轮到我。”郝伦说这话时,吐露出丝丝无奈。献血、工作、婚恋,像一个解不开的结,让郝伦的内心备受煎熬。

  为了谋生,郝伦干过各种工种,在滑雪场维持秩序,在酒店装修时管理工具,送过快递。念了三年金融专业的夜大进入银行后,他却在9年前因为“业绩不过关”被辞退。他至今记得自己离开时,单位领导说的那句“你对社会做了这么多贡献,但你不能给银行带来效益……”

  郝伦没有想到,这次丢工作将为他带来八年的失业时光,八年里,他应聘时,每当用人单位一了解到他生活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去血液中心和佑安医院,聘用也就没了下文。

  但郝伦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无私献血,竟然在求职时遭到抨击。他曾参加某地方卫视举办的求职节目,但是那期节目,所有参与者只有郝伦没找到工作。“嘉宾一上来就说我有‘神经强迫症’,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才去一次次献血,像上瘾一样。”郝伦说,“听到这句话当时感觉好像被打入地狱一样,脑子一片空白。”

  “我没有神经病!我觉得,这不是我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悲哀!”郝伦说。

  除却工作原因,郝伦所热衷的献血公益也曾让他在成家的路上摔过跤。今年8月有人介绍了一个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律师给郝伦,女方说别的条件都不挑,只要对方人好就行。但是对方打听到他热衷于献血和公益时,交朋友的事情就黄了。“这个理由比嫌我学历低还让我伤心。”郝伦伤心地说。

  熬过了八年失业期,熬过了嘲讽的语言,郝伦现在终于有了一份在父母眼中并不太理想的工作,在一家私营的财会公司做职员,但之前跑了大半年的外勤,现在刚刚接触到如何处理账目。

  有失落也有期望

  郝伦惊讶地发现,“参军、见义勇为、运动会志愿者还有一个就业的政策支持。”但对于无偿大量献血者,不管是创业还是求职,却没有任何扶持措施。每当血库缺血的时候,他肯定能收到血液中心打来的电话希望他们能去献血,但血一献完,就不再有人“记得他们”,更不要说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有一次,血液中心给了郝伦他们这些“献血状元”50块钱的购物卡,郝伦妈妈谈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非常激动,“连回家的打车钱都不够!”

  事实上,由于现阶段血液供应量难以满足需求,各地血荒之事频频现于报端。即便在医疗设备更为先进的北京,今年入夏时血库存量仅为理想标准的三分之一,医院里也不时出现在手术前,要求病人家属为病人献血以维持手术的情形,在血荒季节,一些常规的外科手术也可能会被迫延迟。而病人在等血过程中,等待时间越久,风险也就越大。

  郝伦曾和一位身兼献血大使的知名艺人共同参加活动,有过非常近距离的接触。“我们两个人离得非常近,但是所有的镜头和话筒都扑向他,我们就被傻傻晾在一边。”郝伦说,“他的献血量绝对比不上我。但他是无偿献血大使,是名人。”

  郝伦请这位明星签名的时候,明星看到郝伦厚厚一摞献血证的时候,很震惊。“我献再多也比不上树立起的榜样力量大。”郝伦说,“要是推出几个献血的‘活雷锋’,就有更多人来献血了!”他认为,自己最大的能力只是多献一些血,但这对于血荒的现状无济于事,如果能够推出献血的楷模,也许会带动更多人投身献血事业。

  郝伦说,他现在有三个期望:“找个和公益不冲突的工作,组建个幸福的家,更多的人参与到公益中来。”这三样都要围着“献血公益”这个核心。“我最想找一个和公益事业有关的工作,这样就可以永远从事公益事业了。就算经历再多的困苦,我也不会放弃献血!”郝伦说,“我坚信,好人会有好报的!”  (据工人日报)


相关阅读:
云南烘干房 http://m.51sole.com/shop/rommell3/
上一条:或将2014年发布 福特改款B-MAX谍照曝光 下一条:往年大量进口的桶装大豆油成本逐步增加,班里的同学就把孩子抬出了教室
绥芬河新闻网最新实用社会| 新闻中心国内国际社会| 绥芬河图片网视觉联盟时尚魅图花椒体娱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