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芬河网—有内涵的信息港
首页 | 绥芬河 | 评论 | BBS | 财经 | 房产 | 求医 | 健康 | 汽车 | 家电 | 教育 | ITV | 理财 | 旅游| 关注 | 社保 | 游戏 | 网址导航 | 新农村 | 新势力报 | 3G版
家居 | 婚嫁 | 绥芬河 | 返利| 文化 | 少儿 | 车讯 | 听闻| 体育 | 社会 | 法制 | 民声 | 亲子 | 票务 | I T | 招聘 | 棋牌 | 3 G商 都 | 民生报 | 官方微博 | 吐槽
首页 > 家居>>21亿被调整至4亿,中绒集团因私有化协议纠纷被告上法庭

21亿被调整至4亿,中绒集团因私有化协议纠纷被告上法庭

来源:

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于12月15日发布公告称,本月28日将开庭审理一起关于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合伙协议纠纷案。此前该公司董事长马生明因盛大游戏私有化份额一事被告上法庭。长马生是盛大游戏第一股东,记者在该院官网看到,原告人为上海颢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这只是原告之一。据悉,此番提起诉讼案的一共有三家投资机构、四位自然人。

盛大游戏

根据起诉状披露的信息显示,前述投资人与中绒集团签订协议,通过作为LP加入合伙企业的方式出资参与由中绒集团牵头的盛大游戏私有化交易。但在私有化成功后,中绒集团单方面下调、退还甚至拒绝投资人的出资份额, 原本约为21.45亿元的份额,经中绒集团“调整”后,仅剩4.78亿元。这意味着,盛大游戏回归A股之路又平添变数。

盛大游戏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事与公司无关,只是原股东层面的问题。“作为盛大游戏的经营实体,公司内部只关注如何把业绩做的更好。”目前,盛大游戏已于11月18日上午通过了相关私有化退市的议案,并于11月19日完成了合并交易的交割。中银绒业股票仍然处于停牌中。

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中银绒业重组案股权分配还未完全谈定,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和一定的风险。公开信息显示,中绒集团是A股上市公司中银绒业的控股股东,其法定代表人为马生明。同时,马生明亦是上市公司中银绒业的监事会主席,曾任中银绒业董事长。

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联系到上海颢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颢德资产”)代理律师,他向记者透露,今年3月17日,颢德资产与中银绒业和马生明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颢德资产将设立一家有限合伙企业易富投资,并与马生明共同成立一家有限合伙企业,简称“宁夏丝路”。易富投资有权对宁夏丝路出资人民币12亿元并成为有限合伙人,该资金用于购买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盛大游戏股权,以实际享有投资项目相关权益。换言之,宁夏丝路由易富投资出资12亿元、中银绒业出资1万元共同设立。

随后,易富投资按照约定缴纳了1亿元保证金。但是,事情并未按原先约定进展下去。中银绒业与马生明并未及时办理宁夏丝路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以各种理由拖延。该人士认为中绒集团参与盛大私有化的资金大部分是用这种方式募集来的,涉及到的投资人很多,权益又无法兑现,但并不是每个投资人都能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原本约定的12亿元的额度,最终变成了1亿元。

目前,马生明已收到法院传票,同时上海颢德也已向中银绒业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陈晓非电话告知诉讼进展并发送邮件附上诉讼材料。但中银绒业至今仍未进行信息披露和公告。对于A股投资者来说,能做的也只有等待。无论12月28日如何判决,盛大游戏的回归进程都会被拖延。

上海涌川投资合伙企业、宁夏晓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杨成社、杨忠义、耿群英和耿国华也已经委托律师,就中绒集团牵头私有化盛大游戏后,单方面调低上述委托人在宁夏中绒传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中绒传奇”)和宁夏中绒盛夏股权投资企业(下称“中绒盛夏”)中对应出资份额一事,在宁夏高院及银川中院分别起诉中绒集团,目前均已获院方受理。颢德资产代理律师坦言,盛大游戏回归A股还是存在不确定性。“至今中银绒业未做出回应,也没有在公告中对投资人发出风险提示。除了要求其继续履行协议外,法院还查封了中绒集团参与盛大游戏私有化交易中的相应财产份额。”

由此不难看出,纠纷背后的原因聚焦在中概股回归A股的巨大光环和暴利。巨人网络成功借壳世纪游轮后,从11月11日至12月8日世纪游轮连续20个交易日连续涨停,12月14日复牌后,世纪游轮股价出现下跌,不过,昨日再次涨停。依此计算,若借壳交易完成,巨人网络实际控制人史玉柱所持股份的浮盈超过272亿元。一名券商人士坦言,中银绒业等投资方在此节骨眼上发生纠纷,无疑是看到了显而易见的利益。


相关阅读:
快三精确计算公式 www.gz9ld9.cn
上一条:女人事业失败要从心理找误区 下一条: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2015年全国快递业务量为206亿件
绥芬河新闻网最新实用社会| 新闻中心国内国际社会| 绥芬河图片网视觉联盟时尚魅图花椒体娱高清